深度报道|当抵制之火烧到钻石原石领域,硬奢市场向何处去?

  近期,历峰集团、开云集团和丹麦珠宝品牌潘多拉集团均相继宣布退出责任珠宝委员会(RJC),以抗议该组织未能与全球主要钻石原石生产国之一的俄罗斯切断联系。历峰集团在提供给 WWD 的一份声明中说到:“历峰集团及其旗下品牌不希望成为一个为冲突和战争提供资金的行业组织的成员。”

  开云集团在其声明表示,鉴于责任珠宝业委员会无法以符合开云企业价值观的方式应对当前俄乌局势,集团已决定通过旗下珠宝品牌 Boucheron、Pomellato、Qeelin 以及 Gucci 退出理事会。

  在此之前,LVMH 集团旗下珠宝品牌 Tiffany & Co。 也已宣布全面停止从俄罗斯采购毛坯原石或是以及在俄罗斯开采并在其他地方切割、抛光的钻石。

  拥有近 1500 名成员的责任珠宝业委员会则表示,委员会对俄乌冲突和由此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深感震惊和担忧,并已启动了独立的第三方法律评估,以确定应采取的措施。“这个过程的开始是为了考虑俄罗斯最大的钻石开采公司 Alrosa 作为责任珠宝业委员会成员的地位,以确保采取适当的行动,尊重自然正义的原则。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在董事会的权力范围之内,”责任珠宝业委员会主席 David Bouffard 在一份声明中如是说到。

Alrosa 

  美国珠宝商贸易协会在近期也发布了一份全行业备忘录,敦促各大珠宝商停止买卖俄罗斯或白俄罗斯原产的钻石、贵金属和宝石,协会表示买卖行为将会带严重的道德、声誉和法律风险。

  珠宝行业对于俄罗斯钻石的抵制,从表面上看符合了时尚产业的道德立场,但从更深层面来看,发起抵制运动的集团和品牌们也需要承担供应链更改所带来的短期动荡和成本增加。所以这场钻石的“道义之争”也和时尚奢侈品暂停俄罗斯市场业务一样——舆论压力、品牌价值观和经营利益,三个因素之间的权衡虽然会促使品牌们作出更明确的立场选择,但选择的背后也往往伴随着一系列风险。

  西方国家以及硬奢品牌相继对俄罗斯钻石实施的进口限制措施,目前已经让全球钻石贸易市场处在了风暴眼之中,并可能因此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因为对于市场来说,制裁俄罗斯钻石首当其冲的“最大受害者”就是 Alrosa 公司,而它恰恰是钻石生产行业中的巨头,暂停与 Alrosa 公司的交易,无疑将会让许多与之有业务往来的珠宝零售商面临着不小的原料短缺和供货压力。

  根据 Alrosa 公司发布的 2021 年财报显示,去年全年其销售额为 41.6 亿美元,净利润达到 9.43 亿美元,钻石原石开采量更是超过了 3200 万克拉。而去年全年所有上游矿商的总开采量为 1.16 亿克拉,Alrosa 一家公司就占掉近四分之一的产量。由此可见,Alrosa 的市场体量之大,可以说经由 Alrosa 开采的钻石在全球市场上几乎随处可见。

  此外,它还垄断了俄罗斯钻石 95% 的产量,同时也是仅次于 De Beers 的全球第二大钻石生产商。并且它还是钻石珠宝零售商 Signet Jewelers、美国珠宝品牌 Tiffany & Co。 和中国珠宝品牌周生生的主要原石供应商。

Alrosa 是仅次于 De Beers 的全球第二大钻石生产商

  然而即使部分珠宝品牌还未完全断绝与Alrosa 的业务往来,但随着堪称史上最严的一系列金融制裁措施的开始生效,它们从俄罗斯和 Alrosa 那里采购钻石原石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钻石市场分析师 Paul Zimnisky 对此表示,批发钻石行业可能很快就会出现数周甚至是数月的交货延误,之后这些问题就会传导到终端的零售商身上。届时,全球钻石供应链的短缺问题便会陆续浮现。

  而在全球硬奢市场保持快速增长的市场背景下,任何不稳定因素的产生都会增加行业的下行风险。钻石市场作为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原石供应链一旦出现短期内的波动震荡,将势必影响到下游零售商和珠宝商的销售。所以从商业逻辑来看,暂停在俄业务更像是一种象征性的行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品牌经理就向 WWD 表示:“向身处战争危险下的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支持至关重要,尊重或者跟随西方政府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也是如此。但品牌们要明白,现实生活仍在继续,品牌和大公司的生意也不会因此停止,企业需要考虑商业因素和关系。”

  无论是退出 RJC 以示抗议还是停止从俄罗斯和 Alrosa 采购钻石,这些举措背后所需承担的风险,品牌们都心知肚明。只是在舆论压力和捍卫价值观上面,品牌们必须作出明确的表率。毕竟当下的消费者也要求品牌需要有更明确的立场表态,以往模棱两可或是直接视而不见的做法现在也成了一种具有风险性的应对策略。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Alrosa 在三月初便主动辞掉了 RJC 副主席一职并暂时离开了董事会席位。同时,Alrosa 还暂停了其在天然钻石委员会中的成员资格和资助,并在其网站上删掉了合作客户的名单,这些举动也被视为是其帮助 RJC、天然钻石委员会和合作客户减轻舆论压力的一种方式。

  但是 Alrosa 背后的资本结构与俄罗斯政府的紧密联系,也是行业将矛头指向这间俄罗斯最大钻石生产商的原因。根据 Alrosa 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俄罗斯联邦政府持有其公司 33% 的股份,公司首席执行官 Sergei Ivanov 还曾是美国的制裁目标,其家族背景也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十分密切,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诸多品牌会将矛头指向 Alrosa 公司。

  但若是抛开这些政治因素,Alrosa 或许会是各大珠宝零售商的最佳合作伙伴之一。从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员工薪酬,到工会持有公司股份再到建立起完整的钻石溯源系统等,Alrosa 可以说是当下钻石行业中最具道德性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代表性公司之一。然而这些努力在地缘冲突之下也只能沦为“牺牲品”,Alrosa 的发言人表示,公司正在尽最大努力减轻冲突和制裁对客户的影响。

  同时,品牌和零售商自身也在寻找对策,以应对可预见的市场波动。

  Tiffany & Co。 对此向 WWD 透露到,品牌已经完全停止从俄罗斯进口钻石原石,以及在俄罗斯开采或在其他地方切割抛光的宝石。同时 Tiffany & Co。 从2020 年以来,就开始为其客户提供所有重量超过 0.18 克拉的钻石的完整供应链档案,使顾客和消费者均能通过这些档案监督品牌是否进行了负责任的采购行为。

  然而珠宝商对俄罗斯钻石的新禁令目前已经延伸至所有钻石尺寸,其中就包括极为细小的碎钻。Tiffany & Co。 表示目前品牌的新标准已经囊括了这种小尺寸的碎钻,即使这在实际操作当中可能更难以实现精准地“隔离”掉俄罗斯钻石,但品牌发言人说到,Tiffany & Co。 已经要求其供应商将来自俄罗斯的货物包裹与来自其他地方的包裹进行区分。

  另一位 Tiffany & Co。 品牌发言人则向 WWD 表示,全球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钻石供应来自于俄罗斯,而Tiffany & Co。自己的钻石供应链也与这个数字不相上下。品牌预计抵制行为不会带来任何的供应链紧缺现象,并强调自己已经采取措施来确保供应和销售能够平稳过渡。已经在市场流通的、采购自俄罗斯的钻石产品则将继续保持流通,消费者可以通过品牌提供的供应链透明档案自行判断是否进行购买。

  另有分析指出,对俄罗斯钻石的制裁目前不会立即对珠宝零售商造成太大影响,因为大部分头部品牌均有充足的原石储备,一般来说都能支撑品牌销售运转长达三到五个月。但对于其他规模较小的品牌来说,短期内的库存压力将会增加。

大部分头部品牌均有充足的原石储备

  不过部分分析师也指出,由于俄罗斯钻石在全球市场中的占比实在是太大了,并且俄罗斯大部分钻石的出口均是未加工厂的钻石原石,因此 Alrosa 等俄罗斯钻石商仍可以通过其他未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国家如印度、巴西等将原石进行切割抛光后再进行出口,这样出口国就不再是俄罗斯。用转移产地的方式对钻石进行“洗白”,从而钻了制裁措施的空子,所以市场或许未必能够完全抵制俄罗斯钻石。

  但就像 Tiffany & Co。 一样,近几年随着可持续发展和负责任采购意识的增强,许多品牌均已建立了透明化的供应链信息,包括许多像 RJC、天然钻石协会这些组织机构也在供应链问题上面投入了许多资源,利用供应链信息来甄别俄罗斯钻石,将会成为已经表明立场的品牌的选择。另外,对俄罗斯钻石的抵制也将给其他钻石出口市场带来机遇,比如印度和以色列等国家就有可能取代俄罗斯成为主要珠宝零售商的新供应商。

  不过品牌们必须谨慎,由于钻石供应链透明度的增加,市场和消费者将拥有更直观的方式去监督品牌的采购行为,所以品牌们也需要尽可能地对自己的供应链进行全方面的检测,以免在某些加工环节中“混进”了来自俄罗斯的影响。此外疫情发展已经两年多,在这段时间中,全球供应链短缺、航运堵塞、劳动力减少等问题已经导致了天然钻石产量的下降。因此无论俄乌冲突发生与否,品牌们都需要着眼于自身的长远发展,对供应链进行实时监控和风险评估,以应对黑天鹅事件越发频繁发生的市场环境,以及来自市场、消费者的道德审查和舆论监督。

  贝恩分析师 Luca Solca 认为,时尚奢侈品牌决定暂停俄罗斯业务,虽然会造成一定的销售损失和失去一部分消费者,但这个影响却可以通过在其他市场的业务所抵消,同时品牌还能借此树立起更积极的品牌形象。根据摩根士丹利在二月份发布的报告,俄罗斯和俄罗斯国民对奢侈品行业发展的重要性多年来一直在下降,现在更是处在一个“相对无关紧要”的地位。

  摩根士丹利表示,对于 LVMH 和开云集团来说,俄罗斯消费者约占二者全球销售额的 1%。相较于法国奢侈品牌,Burberry 和意大利品牌则更受俄罗斯消费者欢迎,他们为 Moncler、Prada、Salvatore Ferragamo 和 Tod‘s 等品牌创造了约 2% 的销售额。

俄罗斯并不是重要的奢侈品消费市场

  另外,即使欧盟已经禁止成员国向俄罗斯出口奢侈品,但事实上俄罗斯富裕阶层的奢侈品消费均发生俄罗斯境外。根据免税购物公司 Global Blue 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 2 月的 12 个月里,俄罗斯游客在意大利平均每笔交易花费为 1215 欧元,比疫情前 2019 年同比增长 78%。

  身处高度全球化的背景下,品牌们也需要意识到,无论是站队还是表态,亦或是支持,都不是一个万全之策,每个决定都会在某些方面上对自己的发展产生反噬和影响。然而就目前来看,在全球化浪潮裹挟之下的时尚品牌们也别无他法,客观和主观因素的叠加已经让它们如履薄冰,“小心”和“平衡”是唯一的办法。WWD

  撰文 Karlie

  编辑 Nion

  图片来源 网络

购物车